立即注册 登录
嘉兴论坛(嘉兴在线论坛) 返回首页

把老虎挂树上的心灵花园 ... http://club.cnjxol.com/?22972 [收藏] [复制] [分享] [RSS]

日志

金铃一梦

热度 1已有 943 次阅读2018-11-22 21:16 |个人分类:小溪流|系统分类:原创文学

“陆浩天,还记得我吗?”

“当然,就算忘了整个学校也不会忘了你。”

……

 

这是金铃与陆浩天初中毕业35年后的第一次微信对话。金铃揣着手机激动得有些失态,在她心里被勾勒无数遍的陆浩天仿佛活生生地站在面前,一种失而复得的喜悦令她不能自抑地在屋子里转圈圈。

 

中学时代是似水年华中最青涩的一段时光,陆浩天是这段时光里划过天际的流星,闪烁的青春坠落在岁月的尘埃,每每被风轻轻扬起。此时的金铃已被狂风层层包围,记忆的碎片似雪纷飞,一种窒息般的甜蜜涌上心头。说起初中那年的风波,其实是以不愉快而告终的,但它被岁月打磨成一粒珍贵的宝石,一直在她心灵深处熠熠生辉。这一夜,金铃失眠了,她的思绪回到了青春前沿。

 

 

步入初中,崇尚学风的名校果然不一般,金铃的班主任郑重其事地告诫他们,长大了,一切以学业为重,并特别强调男女有别。老师的说教一般都被当作穿堂风,偏偏这男女有别合了大家的胃口。男生和女生自觉划清界限,要是有男生对某个女生献了几分殷勤,或是女生对某个男生多说几句话,那便是大家眼里的早恋,这种敏感的话题可以津津乐道好久。金铃自然也免不了俗,时常跟几个死党就着某些蛛丝马迹取乐,有时还会链接到一些言情小说的章节替主人公圆一圆青春梦。只是,她怎么也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也会成为主角,而且惊动了校长大人。

 

就是这个陆浩天,这个坐在金铃前排的男生,明明是个众生仰望的学霸,却偏偏低姿态地盯着一个毫不出众的女生看,还看得那么入迷,那么招摇。起初金铃木讷得没感觉,直到有一天,金铃听到了后座男生的对话。

 

“哎,你看陆浩天,老是回头看金铃。”

“嘻嘻,真的呢,眼睛一眨不眨。”

 

严格意义上他们不是在窃窃私语,因为金铃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,他们是故意说给她听的,她的脸“唰”地一下红了,慌乱地竖起课本挡住。

“起立!”

班长的一声号令使陆浩天如梦初醒般回过身去。

 

陆浩天哪知道他们已是目标人物,之后金铃恼他、瞪他、踢他椅子,他依然我行我素。后座的八卦男也不打算放过他们。有天早晨,金铃去食堂蒸饭,八卦男正与四五个同学在双杠那活动,看到她远远走来就冲她指指点点。不用猜就能想到他们在说什么,金铃又气恼又心虚,在他们的戏谑声中狼狈地走过。就是这一天,谣言很快在班级扩散,发酵,唯独陆浩天超凡脱尘般置身事外。

 

这是一堂地理课吧,上课铃响,同学们面朝黑板静等老师进来上课,陆浩天依然故我地回头看着金铃,这无疑在自证谣传。他个头高又坐第一排,这样的举止着实突兀。不知谁带头鼓起了掌,于是整个教室掌声雷动。陆浩天的凝视是跨越时空的,这一室的躁动他置若罔闻。金铃实在招架不住,只能低下头把羞涩埋进臂弯。老师一脸讶异地走进来,所有的声音戛然而止,金铃抬起头,只见陆浩天腼腆地笑了笑转回身去。回忆会如秋叶般渐渐焦黄,但总能在风起的日子沙沙作响,陆浩天的凝眸与笑容从此成了金铃梦里扫不尽的落叶。

 

青春正好时,有几人能抵挡这样一份诱惑?金铃表面上视若无睹,暗地里总有意无意地在追随陆浩天的身影。他洗得特别白的衬衫这么多年都未曾失去光泽,携同他打篮球炫技的样子,甚至他跑起步来的外八字都成了青春里抹不去的风景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终于最严重的那件事发生了。那时社会上掀起一股集邮风,陆浩天也有这爱好,金铃从好朋友那要到几张五十年代的邮票想着送给陆浩天,她郑重其事地装进信封,并简短写了几句话。陆浩天收下邮票回了一封感谢信。这样的信如果也能叫情书真是天理难容,却叫班主任搜查课桌时被当早恋的证据没收了去。

 

那天天气晴好,本是明媚的一天。体育课后,大家陆续回到教室,有人发现课桌被搜查过,纷纷揣测有没有被班主任搜到什么。金铃书包里的信不见了,知道情况不妙。果然,下一节课上课铃刚响过,班主任抢在任课老师前一脸严肃地把金铃请出教室,让她马上去校长办公室,虽然在教室后门外说的,但安静的教室里一定听得分明。金铃内心极度恐惧。能考进省重点的,就算不是出类拔萃也不是什么泛泛之辈,从小到大从未被老师叫到办公室挨训,更何况是被叫去校长室。金铃脸色煞白,上楼的每一步都如履薄冰。

 

校长室的门开着,金铃轻声地喊了声“报告”,校长起身把她领到隔壁的会议室,语气还算温和地问她是不是和男生有书信往来。金铃知道她无论如何狡辩都是错,她害怕一不小心就让叫家长,她在父母眼里一直是个优秀的女孩,他们不知道她如此不堪。眼圈已发红,她默默地低下骄傲的头颅,眼睛死盯着脚尖,似要盯出血来。

 

校长去办公室拿了一刀作文纸摊到她面前,“你自己把情况一五一十地写下来,什么时候写好,什么时候离开。”说完带上会议室的门出去了。

 

诺大一个会议室只剩她孤零零的一个人。为什么?为什么只有她一个人挨训?难道因为他是本校老师的孩子吗?她愤愤不平地愣了好久才冷静下来。好吧,你们不就是要她一个违心的忏悔吗?我给。于是她从言情小说的毒害开始剖析,把自己推到早恋的风口浪尖,最后言辞凿凿地表示痛改前非。校长看完长篇大论的检讨非常满意,不仅夸她文章写得好,还免了进一步的说教,叮嘱一下好好学习就放她走了。

 

回到教室已是自修课,班主任调整了座位,把她从前第二排换到了倒数第二排。在金铃看来这是莫大的耻辱,整件事,她就是一颗让人嘲笑的弃子。放学她迅速离开教室,生怕听到同学们的议论。

 

回家的路上她终于哭了出来,倔强如她第一次为一个男孩流下眼泪,她一遍遍地跟自己说再也不要理他。学校到家的距离比较长,足够她抚平心里的痛。到了家,她如常地吃饭,如常地做功课,如常地睡觉。只是夜变得那么难熬,窗外原本星光璀璨的天空变得暗淡无光,她好想让自己马上生病,可以不用去上学,不用看别人的脸色。

 

 

时间不会因为谁的眼泪而停止,金铃只能迎头一切。她不止不理陆浩天,也坦然面对任何人的闲言碎语。但盔甲加身的她却武装不了自己的心。有人告诉她,陆浩天买了个带镜子的新铅笔盒,他还在偷偷地看她。金铃装作听了一件无关紧要的事,轻描淡写地敷衍了事,可走过他课桌时还是忍不住多看几眼,一只蓝色的塑料翻盖笔盒,盖子内侧真有一面方形镜子,恍惚间她看到镜子里有双会说话的眼睛,有那么一瞬她恶作剧地想把这镜子打碎。其实陆浩天是有话想说的,有一回学校组织看电影,途中步行的金铃遇到了骑自行车的陆浩天,陆浩天推着车亦步亦趋地一路追随,那欲言又止的模样真糟心,是怕金铃会呛他几句吗?另有一次教室里只有金铃和同桌两个人,陆浩天抱着篮球一阵风地进来,看到她们时他愣了愣,同桌帮着金铃数落他一句“都是你不好”。腼腆的笑替他掩饰了一切,他瞄了金铃几眼在教室把球拍得“砰砰”响。这声响伴随着青春里独有的酸涩一直持续到毕业。

 

毕业那天金铃期待有个告别,因为金铃选择离开学校,而陆浩天将继续在这里上高中,从此将无问东西。老师发毕业证书时,大家蜂拥而上,拿完证书后又一哄而散,没有谁多一分的留恋,没有谁为这三年的同窗彼此标记注解。金铃带着她的青春记忆,带着满满的失落怆然离校。

 

回忆会如秋叶般渐渐焦黄,但总能在风起的日子沙沙作响。金铃时常会想象他们再次见面的场景。他们的最后一面隔着一长排宣传栏。那天金铃去母校参加表彰大会,回到熟悉的校园让她有种蓦然回首的伤感。乘着休息时间金铃在校园四处走走,突然有个梦中出现过无数次的身影向她奔跑过来。是陆浩天吗?女人真是口是心非的动物,明明很想再见一面,却不知为何要躲。金铃慌不择路地躲到了宣传栏后面。宣传栏下面是空的,她能躲到哪去?她与他隔着宣传栏相对而立,时间在那一刻凝固,是一阵上课铃声把这咫尺的距离永隔成千山万水。金铃甩甩头告诉自己,一定是看错了,刚才跑过来的不是他。青春就在是与不是中渐行渐远。直至今朝,这个疑问在陆浩天的班级群对话中被破解,原来那时的他已转学去了上海。这宣传栏在她心里横了那么久,就算不是真的也挪不走了。

 

连续几天金铃都沉溺在这样的回忆里,痛并快乐着。

 

 

日子渐趋平淡,他们的微信对话也越来越少,都各有各的生活,只要知道彼此安好就心满意足了。

 

转眼2018年元旦即将来临,班级群里一下子热闹起来,连一贯潜水的都浮出水面,因为群主在吆喝新年聚会。参与的人较多,日子很快就定下来,一月一日,新年第一天,大多数人都放假。

 

聚会这天,因为陆浩天未曾表示要来,所以金铃对这次的聚会毫无波澜。直到姗姗来迟的他突然出现在众人面前,180的海拔让她感觉自己愈加的渺小,她坐着一动不动,看着他坐到她斜对面。大家举杯欢迎他的到来,杯盏交错间,她看到一抹熟悉的眼神一闪而过,她认怂地避开视线。几杯酒下肚,他很快就淹没在众人的寒暄里。

 

平时偶有联系,金铃也不奢望能与他多说几句。看着他在人群里闪闪发光她就觉得温暖。

 

相聚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,有人陆续地离开,金铃也向大家告别。陆浩天正与另一桌的人在合影并没注意到她的离去。

 

金铃走到酒店门口给他发了微信“陆浩天,你还欠我一个告别,我在门口等你。”

 

陆浩天大步走了出来,与她那么近地站在一起。

金铃主动伸出手,笑吟吟地说:“再见!”

陆浩天毫不犹豫地握住了金铃的手,“再见!”

 

金铃抽出手转身离去。当年未曾牵手,今时握手已成再见。

 

心中所有的结似已打开,金铃突然停下脚步,这次该轮到她回眸凝望了,她回过头,陆浩天依然站在原地,他们之间隔了那么长无法跨越的黑暗。金铃小心地把这抹身影折叠进心里。

 

谢谢我的青春里有你,如果有来生,让你遇见最好的我。

评论 (0 个评论)

facelist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| 立即注册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