立即注册 登录
嘉兴论坛(嘉兴在线论坛) 返回首页

梅干菜的个人空间 http://club.cnjxol.com/?22832 [收藏] [复制] [分享] [RSS]

日志

病房见闻

热度 3已有 538 次阅读2017-4-24 13:29 |个人分类:散文|系统分类:原创文学

  因妻子身体不适开刀住院,作为陪客的我在病房里住了十一天,在照顾妻子的同时,也耳闻目睹着该病房发生的一些人与事,印证了人情冷暖和世态炎凉。

妻子住院的病房有三张病床,第一天,隔壁病床上已住着一位女病人,我看了她床头的病卡,得知叫张珠丹,30岁年纪,是四川人。因老公在桐乡打工没有时间陪床,只好叫婆婆来陪,这位矮墩墩的婆婆对媳妇的病情不闻不问,自顾自地翘着二郞腿,要么一边玩手机一边吃零食,要么和隔壁病床的陪客聊天说笑话,好象是来度假似的。热情的妻子和张珠丹聊天,得知她得的是鼻窦炎,时好时坏地看过几次,却一直治不好。家中有二个小孩,现在无人照看,也不知目前是怎样生活的。这次住院刚开好刀,正在等切片检查的结果。到了吃饭时间,她对聊得正起劲的婆婆轻轻说了声“吃饭了”,没心没肺的婆婆这才跟着到下面的小饭店里就餐。隔了一天,医生突然到病房告知:“叫你丈夫到医生办公室来一趟,有话对他说。”张珠丹楞了半天没反应过来,其实连我也知道,她已经知道切片检查的结果了,肯定是坏消息。隔了大约五分钟吧,她这才柔柔地说:他在桐乡上班。医生说,那你叫他下午一定要过来。在一边的婆婆一句话也没说,脸上也毫无表情。下午,张的丈夫来了,医生要他尽快将妻子转到肿瘤病区。夫妻俩到病房外商量了半天,只听妻子含泪说,家里没钱,这病我不治了。丈夫看着她也没有吱声,沉默了一会又急急忙忙地赶回去上班了,留下妻子在病房里独自抹眼泪。婆婆仍在听手机里播放的歌曲,一副无所谓的样子。我妻子宽慰地说,不要紧的,是初期能看好的。张珠丹听了后勉强地苦笑了一下,便到外面去给娘家人打电话了。医生又来听结果,看着这副可怜的样子,便同情地说,你可以先回家休养一个星期再来住院,但不能拖的。张珠丹听后觉得也有道理,便打电话给丈夫,叫他明天来办出院手续。

最里边的病床原先住的是一位看喉咙痛的病人,那天出院了,住进来一位好王的退休教师。这天主治女医师来病房对他说,你是老师我尊重你,但在医学方面你要听我的。说着说着,二人差点吵起来,看得我有点摸不着头脑。原来,王老师一进医院,医生便开出了一大堆需要做的项目,B超、心电图、验血、验大小便,拍片等等,王老师一听就和医生吵了起来,说我只是流个鼻血,你们还没看病就要做这么多的检查,真正死要钱。女医生也不甘示弱地说,你虽然是出鼻血,但一时半回找不到出血点,不检查叫我们怎么治呀?如果你觉得不公平的话,那到别的医院去治吧。王老师夫妻俩回到病房,不想女医生也跟着过来了。王老师的妻子在边上一个劲地劝:老头子好了,少说二句吧,听医生的话总是不错的。双方这才打了“免战牌”。挂盐水了,王老师又对妻子说,看看盐水瓶上的名字对不对,现在的护士很不负责的,如果弄错了那是要拆烂污的。过了二天,护士又来挂盐水,王老师的火气又上来了,大声地嚷嚷着:我们夜间又没有人睡在这里陪床,你们怎么记了二天的陪床费,给我改掉。护士也不客气地说,这又不是我们记的,你去找管理病房的人说去,再说陪床费每夜只收二元钱,你们虽然没陪,但来探病的人用电用水肯定也超过了这点钱,不要太斤斤计较了。王老师气愤地说,二元钱也是钱,而且公家又不能报销,是我私人出的,我当然要计较了。气得护士挂好盐水顾自走了。

张珠丹出院后,住进来一位来自海盐农村的老太太,她是来治老年性白内障的,陪她来的是做油漆匠的孝顺儿子。儿子对我们说,老太太的左眼年青时造房子不小心被石灰水给呛瞎了,现在右眼得了白内障,如果再不治就全瞎了,但她老是惦记着自个儿饲养的五只羊和一群鸡鸭,一直不肯治,好生劝她就是不听,有时真想把羊卖了,把鸡鸭全杀了,这次好不容易才劝她来治病。不想,护士在测血糖的时候发现老太太有严重的糖尿病,有一次空腹测出来有22点,大大超过了正常指标,另一次连血糖仪的读数也没有了,吓得护士不知如何是好。问她平时是否吃降糖药,老太太竟然说,吃是吃的,但有时干活忙的时候就忘记掉了,说得在场的人都笑了。医生配了一些药叫她按时服用,说等她血糖降下来后就能开刀。这样的住了二天,老太太坐不住了,一个劲地说:我是来看白内障的,跟血糖又不搭介,糖尿病在海盐也能看好的,到你们大医院来做啥,屋里五只羊草没得吃要饿煞啦。儿子只得去和医生商量,是否可以暂时出院回海盐,等血糖降下来后再来开刀。医生也没有好办法,只得同意。

老太太回海盐了,又住进来一位治中耳炎的矮胖男人,他是做生意的,刚一住下,手里的两只手机便接连不断地有电话打来,都是生意方面的事找他。陪客是他的年青妻子,俩人各自玩着手机,连盐水没了也不知道,还是我妻子看到后提醒他们的,挂完盐水,俩人就回去了,晚上也没有住在病房里。第二天要挂盐水了,但病人还没来,原来上午进了底楼的高压氧舱。后来他一个人上来挂盐水,挂着挂着就睡着了,我猜测他一定做生意忙得太累了,便帮他按了呼叫铃。这个胖男人象小孩子那样十分地怕疼,护士给他打针、挂盐水,每当针头进去,他便大声地呻吟喊疼,一次挂留置针,他的喊声将整个病房里的人逗笑了,也使护士慌得出了一身冷汗。

王老师在病房熬了一个星期,终于要出院了,但就在这关键时刻,不争气的鼻子又出血了,慌得夫妻俩急忙去找医生,那女医生见到这个头疼的刺儿头,便说了几句“不要紧的,你回去休息几天,如果还没好就再来吧”等敷衍话把他打发走了。

王老师出院后,住进来一位开箱包厂的李老板。李老板四十多岁,他的声带上长了息肉,使得声音嘶哑了。据他说,这个情况已经有好几年了,以前都是保守治疗,但因经常要谈生意及跟工人们开会等经常复发,这次下定决心要开刀根治。李老板一坐在病床上就打开手提电脑,一边翻阅随身带来的资料,一边敲着键盘,专心致志地工作着。陪他来的一位是他的儿子,据说已是十九岁了,但老是不听话,化钱象流水。但我看他倒很斯文,待人也很有礼貌,对我们“阿叔、阿姨”地非常客气。另一位是他的妻子,看起来十分的年轻,跟李老板的年龄不很相仿,再观察她对待儿子那不冷不热的态度,我猜测大概是后妈。后来儿子不来陪伴了,那年轻妻子也不避嫌,时时粘在李老板的身上,一副十分亲热的样子,看得我们也十分的不好意思。

我每天陪在妻子的病床边照看着盐水,觉得十分的无聊,烟瘾来了便到楼道边去,这家市内有名的大医院很人性化,体谅国人的吸烟爱好,在楼道的窗口边专门设立了吸烟处,我在那里边吸烟边欣赏外面的景色。窗外是一个硕大的屋顶阳台,近处安装着中央空调处理系统,远处全部种植草皮,有一只喜鹊每天在此悠闲地散步、啄食,好象这里是它家的院子。医院的住院楼很高,有十八层,住院的、探望病人的,电梯每天都挤满了人,体力充沛的年轻人宁可选择楼梯上下。那天我正在看风景,忽然传来一阵音乐,一个小伙子扛着行李,从楼上大步地下来,手机里播放着经典萨克斯曲《回家》,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,原来是有病人出院了,我领悟到了他那大病初愈后的喜悦心情。

妻子也终于可以出院了,因她身体还比较虚弱,我们选择乘电梯下楼,可该死的电梯到了我们那一层总是显示“满载”而直接下行,无奈只好选择先乘上行再下来,不想在上行时我们又邂逅了原隔壁病床的张珠丹,妻子问她,你又来住院啦?她苦笑地点了点头算是作了回答,妻子又问:你一个人呀?她轻轻地说,我婆婆也来了。我心里担忧地想:不知道这位婆婆这次是否还是这样的没心没肺?人呀,为什么有时候这样的狠心呢?

发表评论 评论 (7 个评论)

回复 小戴 2017-4-26 14:56
人情冷暖
回复 梅干菜 2017-4-27 08:13
小戴: 人情冷暖
世态炎凉
回复 嘉兴双桂堂 2017-4-28 11:47
祝梅夫人健康快乐,
回复 嘉兴双桂堂 2017-4-28 11:53
现在咱们国内是医院生意最兴隆。
回复 ffy110 2017-5-3 16:22
一声叹息
回复 梅干菜 2017-5-6 13:07
嘉兴双桂堂: 祝梅夫人健康快乐,
谢谢周先生
回复 梅干菜 2017-5-6 13:09
ffy110: 一声叹息
谢谢朋友留言

facelist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| 立即注册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