立即注册 登录
嘉兴论坛(嘉兴在线论坛) 返回首页

. http://club.cnjxol.com/?167099 [收藏] [复制] [分享] [RSS]

日志

快乐之行

热度 15已有 3381 次阅读2013-3-13 07:39 |个人分类:散文|系统分类:嘉兴生活| 红色记忆

 
 

人啊,真是个奇怪的动物,有时候轻松快乐,有时候又沉郁苦闷,有时候优哉游哉,有时候又恓惶落寞,有时候平静自信,有时候又软弱迷茫,但这次兰溪两日游,却远没有如此纷繁的心态,复杂的心情,一切是那样的自然,那样的真情流露,一切又是那样的愉悦,那样的意犹未尽,可以说,这次的早春第一游,用“快乐之行”四个字来概括再恰当不过了。

我之所以高兴,且屁颠屁颠的乐不知疲,是因为我们清风会成员中,绿叶、鲤子、青溪、田田也参与了其中,另外,还有值得尊敬的大光明老师,环保卫士天上的云,新认识的菩提随缘等,那个开心劲儿,就甭提了。

这菩提随缘,于我印象中,应该是个老人,是个大伯大爷级的人物,却没有想到是个年龄跟我们相仿的女士,而且还是青溪的同学。在活动报名时,她给我留言了,我也礼貌性的回复了,但好奇心还是驱使我对这个菩提随缘有必要来个重点关注。

直到车上点名核定人数,我和菩提随缘才有过第一次接触,座位的一前一后也说明了我俩的确有缘。

你是红色记忆啊!她眼前一亮。

你就是菩提随缘啊!我也一阵惊喜。

车上,我和绿叶坐在一排,哥儿俩嘛,到哪里都在一起。

我开玩笑说,跟女士们在一起,咱们不亏,因为你看她们一个个的嘴巴就没有闲过,我们跟着沾光就是了。

在回程的路上,青溪也笑着跟鲤子说,有男士们在一起啊,就是放心,因为什么重活,脏活,累活的他们都抢着干,我们前面走路就是了。

也是,要不怎么说我们清风会的兄弟姐妹情比天高意似海深呢!

在诸葛八卦村的上塘古街,一个和美的三口之家出现了,小女孩撑着把精致的小洋伞迈着碎步,洋气那是不在话下,可这伞小,却也是相当的小,真够袖珍的。

我看着小女孩可爱的脸庞,思索着怎样才能拍下这难得的佳镜。女人应该好说话,再说了,男人跟女人更容易沟通,我想。

于是,我试着走近女孩的母亲,试着接近她,可以给你女儿拍一照吗?

好啊!年轻的母亲这么干脆这么豪爽让我有些受宠若惊,没有想到啊!更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年轻的母亲冲着女儿在叫,快,抓紧过来,叔叔给你拍照了。

这一刻,被眼尖的青溪看见了,怎么,又拍到了美眉啦?

小美眉!我笑道,一脸心满意足的样子。

看着爸爸妈妈牵着女儿的手,看着幸福的三口之家渐渐远去的身影,我惊叹不已,真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啊!

一位爬满了岁月沧桑的老妇在卖香泡,面前放着两篮子香泡,不按斤称按只卖,五元一只。我一看地上的香泡皮,不由得一阵咋舌,这香泡皮真厚啊!

一旁,大光明老师介绍说,这香泡也可以吃,只是买回家吃的很少,大多买回去,用一只网袋挂起来,放在家里,家里的空气会变得清新许多,一只香泡可以放很长时间。

后来,我又询问了大光明老师文旦、香泡和柚子三者之间的不同,他也是有问必答,大光明老师的见多识广,让我佩服之极。

一个挑夫走来了,他挑着担子迈开了大步神情自若地从大家身边走过,也不管那么多围拢过来的人群,也不管那么多洋枪大炮的对准他“咔嚓咔嚓“一通乱射,也许,对于这样的情景,对于身边的一切,他太熟悉,以至于熟视无睹了,他见得太多,以至于习以为常了。

小弄口,投进来平静的余晖,突然照在了一个倔强而又羞涩的小男孩身上,孩子的身上顿时映照得灿烂无比。

天上,几只小鸟飞翔着啼鸣着,地上,一个小女孩唱着童谣蹦蹦跳跳的过来了,瞬间,鸟儿们羞答答的溜走了。我在想,鸟儿们怎么就飞走了呢,莫不是小女孩清脆圆润的歌喉让这些平常自以为鸟儿们自叹不如,甚至于无地自容,趁早溜之大吉了吧!

鲤子呢,鲤子哪里去了?我发现鲤子不见了,吃惊,不安,焦急地叫了起来。

她还能到哪里去,肯定是为看那些花花草草扭不开步了。我又一想。

放心不下的我转回身寻找鲤子,果然,跨过几个石阶,看见鲤子正半跪半蹲地对着一枚白色的小花出了神,一会儿似乎在自言自语,一会儿拿出相机贴近上去,左一张右一张,上一张下一张的拍了起来。

这个植物学家(我们清风会给她封的)当得太过痴了也太过的迷了。

我一直认为,万事不可太认真,万事也不可太较真,做事如此,做人同样如此,所以说“轻松做人、快乐做事”也就成了我的座右铭。

鲤子不同,她是老师,是教书育人的,她跟我们这些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之人,有着本质上的区别,从这个层面上说,她明锐严谨,一丝不苟也就不难理解了。

随后,有将近一个小时休息时间,我们几个人来到了茶室,而事实上,绿叶早已准备好了茶在这里恭候我们多时了。

大家有的喝茶有的聊天有的玩牌,乐在其中。

有人说,请哪位帮我拿一下茶杯。茶杯到手,说声谢谢那是必须的,于是乎,洋为中用的来了句,三克油。 我笑着问,应该后面还有一句,有谁知道。青溪意会,接过口来说,抹来抹去。她这一说不打紧,我们个个却笑得前俯后仰的透不过起来,只差没有笑死人。

这时,一家酒作坊映入了眼帘。

柜台上,橱架上放满了酒。我们进去时空无一人,胆子也大了许多,青溪更是大着胆子走了进去,一副老板娘的派头,卖酒了,卖酒了,大官人,来壶酒吧!可能这样并不尽兴,很不过瘾,于是,绿叶有走上前去,像模像样的叫道,老板娘,来瓶酒。什么酒?就是那一口香。好来。一手交货一手交钱,跟真的一样,神了。这一交易过程被我拍摄了下来,当我把这张照片给清溪看时,清溪忍不住哈哈大笑,我也跟着乐开了怀,这老板娘爱钱,是个见钱眼开的主啊!

也许是我们的笑太肆无忌惮了,也许是老板真以为生意来了,也许老板也正好打算就此下楼,于是,忍俊不禁的一幕出现了。

此时此刻,老板肯定在想,我这不会是做梦吧,什么时候把这么一个俊俏媳妇娶进家门了。

不过,开心归开心,笑话归笑话,平心而论,老板这个人挺和善的,我们问了他许多问题,酒自己酿制的吗?这房子自己家的吗?家里一共几口人?厅间两口大缸派什么用?进门这大石块又是派什么用?知道的,老板都跟我们一一做了解答,不知道的,他也会憨厚一笑,不好意思,这个还真的不知道,歉意写满了整个脸上。

也正是在这酒作坊里,绿叶卖了瓶酒,50元的自酿蜜酒,说是当晚我们几位小聚,米一口。但也就在当晚,鲤子却早早地睡了,说是吃力,我们四人酒是不喝了,唯有打牌来消磨时间,打牌也好,我的强项。

原本想打红十,但考虑到绿叶对此比较陌生,所以便改打40分,我和青溪搭档,绿叶和田田搭档,最后的结局是各自打到8,平手,也算是旗鼓相当。这里,我要重点说说田田的狡诈,有一副牌,我做庄,有草花QKA,我想这应该可以出,但田田说不行,我想也对,如果有人只有一张草花呢!我打算出张A时,田田又说,按照惯例应该先出K,我想也有道理,因为A在我这里,出K肯定安全,没有问题。很快,我打出了K,而青溪见此,也心领神会的马上下了10分,对方抢分数的牌于我们而言当然是能逃则逃,而且逃得越快越好。

真是无巧不成书,田田这门牌断了,她直接用主牌K毙了,一下子给逮去了三十分,我和青溪惊得瞠目结舌。

我恨啊,恨自己粗心,我悔啊,悔听信了田田,看来,这个女人,她不寻常啊!

第二天一早,我和绿叶来到兰江边,本来我是想去拍些江边渔船的,谁知到了那里连渔船的影子都没有看见,好在也有新的发现,洗衣女。我跟绿叶说,很不错的一道风景,多拍些带回家跟大家分享,但拍摄出来的几张照片十分的差强人意,原来,我距离人家要不太远了,要不只拍了个背部,好一点的,也就拍了个侧面。

有几次,我也曾靠近试着问可以拍吗?回答不拍,既然人家不给面子,不让拍,我也就不强人所难,毕竟,强扭的瓜它不甜啊!

也有例外,有位大姐,说你拍吧,只是我长得不大好看。谁说的,大姐你长得好看着呢,而你拍出来的照片更好看。我这是怎么啦,什么时候学会奉承,恭维起来了,我对于自己的言行有些吃惊。但拍出来的照片一看,的确不错。

这里,我得好好向绿叶学习,真心实意的跟绿叶取经。绿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地敞开了心扉,你只要好好跟人家沟通,先上前跟人家拉拉家常,待人家慢慢的放下戒心,再拍的话,一是拍摄出来的照片自然,二是拍摄出来的照片有亮点。听了绿叶的话,我茅塞顿开,下次再拍照的话,我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酒,我们几个终究没有喝成,回来的时候,带回来了。绿叶跟我说,送你了。我说这不行,无功不受禄,但我可以先留着,下次清风会再聚的时候,我们大家一起来个一醉方休,这不更好更有意义吗?

青溪、鲤子和田田异口同声,要的。

对于这次外出,这次的兰溪两日游,我有些庆幸也有些感激这次的安排,当然,更多的是谢谢这样的安排,谢谢嘉兴在线,谢谢海棠,谢谢……

快乐之行,我行,你也行!

发表评论 评论 (15 个评论)

回复 醉鲤子 2013-3-13 08:42
好吧,喝酒喝酒,惦记着了!
回复 ysh88 2013-3-13 08:42
红色啊,就一瓶酒,你和夫人一起代表我们喝了吧。喝完后再写篇感受博文出来就可以了。
回复 ygmjx 2013-3-13 09:18
谢谢红色老师把我吹捧得这么高,使我感到诚惶诚恐。很高兴能在这次活动中见到好久未见面的红、绿、青、田,更高兴的是能认识只闻其名,从未谋面的醉鲤子。希望今后有更多的活动。希望能在本月23日在平湖奥奇多农庄重聚。
回复 彡溅青溪 2013-3-13 09:40
看来我是多么明智,只用短短400字交了海棠的作业,把兰溪两日行的细节全留给红色写了。这家伙,不“秀”出来是要憋得血压高起来的。哈哈,当老板娘可真的很过瘾哦,不费吹灰之力就赚进了100大洋呢。
回复 南北湖 2013-3-13 10:05
快乐之行,真快乐!
回复 小欢欢 2013-3-13 10:36
跟随者红色快乐之行!
回复 络腮胡子 2013-3-13 11:07
快乐之行走兰溪,今看红文如同行。
回复 红色海棠 2013-3-13 14:38
贴了鲤子的照片,我就以为是鲤子的文字,看着看着,怎么有“车上,我和绿叶坐在一排,哥儿俩嘛,到哪里都在一起”的句子,忙忙的再去看博客名,原来是自己想当然地搞错。再一路读下来,看到“鲤子呢,鲤子哪里去了?我发现鲤子不见了,吃惊,不安,焦急地叫了起来”时,明白了博主呢。哈哈
回复 清扬 2013-3-13 16:46
这照片好
回复 荷田田 2013-3-13 19:08
红色记忆把我说成了狡诈的女人,我表示强烈的抗议!气乎乎地说,这酒不要喝了!
回复 把老虎挂树上 2013-3-13 19:55
看着一篇篇博文真是羡莫妒嫉恨 .不过么,嘿嘿 !看来酒还是有机会喝嘀 .
回复 老干部 2013-3-14 17:25
下次清风会要么我溜过来咪一口?
回复 天上的云 2013-3-15 13:11
快乐之行,身临其境。
回复 美期大姐 2013-3-15 23:19
看文章比看到本人更快乐,看了红色兄很内向。
回复 淳禾 2013-3-23 08:23
呵呵,只有在字间欣赏的份,

facelist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| 立即注册

返回顶部